里面的景象,需要一件一件的说。

    先是建筑。原本是山洞的,但里面怎么看怎么不像。

    山洞,为了防止垮塌,都是狭长形状的。但此时,里面的空间却异常广阔。虽然看上去也有可能是长方形,但仅就宽度而言,就足有三十丈。长度,更是一眼望不到边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法宝了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散乱的堆放。而是按照类别,有序的存放。有的是货架。一个货架上面,有许多法玉。也有的,是几个案机。案机上面的法宝,多则三个,少则一个。

    不过,从占地面积来乍,存放法宝的战地面积,是远不足不半的。剩下的,没有存放法宝的面积,等于就是人走的地方。这其实就是说,人走的地方,非常宽敞。

    吕林兰说:“陶姐,你经验丰富,见闻广博,你说我们挑什么,我们就挑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随即,陶姐放开神念,扫将过去。很快,就将宝库扫将完毕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然后,陶念说:“咳,这个法宝啊,并不是越高级越好,而是越合适越好。合不合适,最主要的,还得取决于自己的心意。想要的,那就是合适的。不想要的,虽然更好,但也不是合适的。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、当然是,”吕林兰立即进行抢答,“只不过,我们想要的东西,是建立在以往了解的范围之内的。就譬如灵石,一个刚刚修炼的人,只知道下品灵石,不知道中品灵石,那么他就只会想要下品灵石。但实际上,这个地方也许有中品灵石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我办事,却又反对我的意见,那你是什么意思?”陶念不愉快了。

    吕林兰说:“别急啊。我是希望陶姐您能够把最好的几样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吗?”陶念又问另外两人,“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是。”这回,邱书仪和东方回答得非常整齐。

    “那好,小邱妹过来,我先介绍你能够驾驭的法宝,”陶念说,“最好的,应该是一件五色神光的仿品。虽然它只是仿品,但威力却是不错的。那是一面神光镜,以五色光芒,斩杀对手。每道光芒,都相当于本阶最大修为,也就是金丹大圆满,的全力一击。其能够,可以用中品灵石驱动,亦可以自己填充,非常方便。

    “第二件好法宝,是一件神弩。如果你选择了它,它的初始威力,倒是跟你的修为相一致。但它实战的威力,除了取决于弩身,还取决于弩箭。而它的弩箭,则是符箓。换言之,只要你有高级符箓,你的进攻战力就能突然攀升。

    “第三件好法宝,是一根鞭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陶姐,我就选那张弩。”邱书仪也抢答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如此这般,半个时辰之后,四人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谷建元并没准备一直等在外面,在四人进去之后,谷建元本来是要离开的,但突然想起还有暂分令的事。回到办公之所,很可能会被其它事情耽搁,于是乎,就在原地,把一些暂分令方案手续办了。

    办完之后,吕林兰四人还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,谷建元出来,是退出。通道要长得多。吕林兰四人是直接出来,通道要短些。所以,最后他们就碰见了。

    “咦,这么快,你们不会草率了吧?”谷建元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,”吕林兰出示自己挑选的防御法宝,“瞧,弟子选的是这个,有眼光吧?”

    谷建元一看,原来是一件幻彩仙衣。

    仙衣是枣红色基调。加上基调二字,表示的是,颜色的深浅并不确定。走动之间,仙衣的局部分随着凸起和下陷改变颜色的深浅。

    而这项改变颜色的功能,还只是顺带的。就算没有这项功能,由于光线的影响,仙衣颜色的深浅本来也会生变化。这件幻彩仙衣,只是把这种变化增强了而已。

    该仙衣的主要功能,还是防御,并且还属于高级防御。也就是那种预警式的,有攻击然后才打开防御的方式。

    丹符器阵,那是传统的偏门,大家都熟悉。制衣,熟悉的人就不多了。实际上,修士从练气开始,就有仙衣的需求。因而制衣也是宗门之内一项较大的产业。

    这件幻彩仙衣,能够进入法宝库,质量自然是卓绝的。据说,它由木属性化神亲自纺织,再由九级阵法大师制图,最后又调集了好几名化神共同制作完全。

    原本,这件仙衣是有主儿的。结果呢,仙衣还没完成,那个主儿就飞升了。所以,这件仙衣才放在了法宝库里。

    度方面,吕林兰有高飞剑。攻击法宝有铁尺。有了这件防御仙衣,吕林兰基本上就算是齐活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看见幻彩仙衣,谷建元自然夸奖吕林兰眼光独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,厚此薄彼肯定是不对的。谷建元也细细看了另外三人挑选的法宝。

    邱书仪挑选的紫霞神弩,不是最好的,但却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谷建元说:“你挑神弩是不错的,但如果你对符箓不熟的话,至少得结交一名符峰弟子。”

    邱书仪回答:“谢掌门提醒。吕师姐的符道水平本来就挺高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这回事!”这个情况,谷建元的确是第一次知道。

    东方以巧,在四人之中,修为最低。而逃命的法宝,也已经有了。当初,在十方城,吕林兰的飞剑重新锻炼了,同时还为咖外三人打造了高飞剑,委托的,正是当时的任务目标炼神阁。

    攻击法宝,对东方以巧来说,意义并不大。筑基期的攻击,再怎么强大,顶多,也就能越级到金丹。而防御法宝,也是。防御法宝,并不是衣服或者盔甲,而是需要与修为挂钩的。修为过低的话,也是用不了高级防御法宝的。

    所以,东方以巧挑选的,只是一套隐身术。

    对于修士来说,最常见的,是隐匿气息。练气十层,隐匿成练气六层,可以降低别人的警惕。

    东方以巧挑选的这套隐身术,不是那种降低修为的隐匿术,而是完全隐没的玄术。

    连气息带身形,全部隐没,就连别人的攻击,都打不到。动该隐身术之后,就相当于处在二次元空间里一样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陶念挑选的东西,就有点让谷建元看不透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件无名神砂。到底有什么作用,就连当初得到神砂的那名修士在内,都不清楚。谷建元只知道,那一小撮神砂,就认定了那个小玉瓶。将整小瓶神砂都倒掉,转眼之间,倒出去的神砂,就会消失无踪;再看瓶内,那些神砂居然又会回到瓶里。

    陶念自然是认识的。那其实是固化神砂,能够将结界固化。结界在固化之后,能单成一界,从原有世界脱落。这样,建立的结界,就不需要继续注入能量去加固,更不需要担心他人攻破结界。

    另外,固化神砂其实是一种消耗品。一粒神砂固化一小段结界,并且固化的时间还不是无限的。时间到,结界消失。如果仍然需要那个结界,只能重建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从缘生峰出来之后,很快就到了前往掌门日常办公之所和达命队的分岔口。

    谷建元说:“正好你们都在,我就把暂分令给你们了。就今天,暂分令也会下给王家所有在宗门担任了职务的修士。从明日开始,你们四人和王家,与宗门暂时分开。直到你们解决恩怨,交回暂分令为止。”

    关于这个暂分令,以前吕林兰倒是听谷建元说过。

    同门修士,禁止自相残杀,这是一条烂大街的规定。有你死我活的恩怨怎么办?如果生在个人与个人之间,就上生死擂台。但如果生在集体与集体之间,那就得向掌门申请暂分令。

    谷建元拿出暂分令,先给的,自然是吕林兰。但给出之前,谷建元盯着吕林兰看,目光中充满了询问。吕林兰见了,就说:“必胜。”谷建元得到确认,这才把暂分令给了。

    回到达命队之后,吕林兰找以前那八人说暂分令的事。然后,跟另外三人会合。

    也没什么好收拾的。很快,四人就出了乘风派山门,开始一场说走就走的复仇之旅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飞了一程之后,吕林兰传音示意,另外三人放慢度,并靠了过来。吕林兰说:“以前我现了一个地方,现在过去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然后,吕林兰带头往前飞。不久,飞到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的地形,总体上看,岭缓谷宽。其中的山岭,属于方山丘陵。山岭短小,几乎都没形成大的山脉。多山泉,约有一半山谷都有水。

    吕林兰让三人等待,然后一个人继续往上飞,不久,降了下来,招呼三人,一起降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吕林兰说:“我们需要建设一个大本营,这个地方看来不错。”

    另外三人都没说话。其实她们都表露出同一个意思:为什么要建立大本营。

    吕林兰缓了一口气,这才解释:“现在我们四个,是一元婴两金丹一筑基。假如不是这样,而是两化神两元婴的话,那么,从修为上,就跟王家差不多了。那种情况下,尽管王家多出很多元婴,但由于王家有大本营,我们没有,王家就会处于劣势。反观我们,人少,机动性强,无固定大本营,无形中就会处于优势。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东方以巧回应。

    其实,包括东方以巧在内的另外三人,心里想的却是,有什么话,干脆一下子会说了好不好。

    吕林兰说:“我没说不是。我只是想说,到那个时候,王家会解散家族,将所有人从他们的大本营赶出去,然后延长跟我们的斗争。而如果我们也建了大本营的话,王家就会继续垂死挣扎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明白了。”这回是邱书仪回应了。

    吕林兰说:“你们先忙,先建个城堡,或者庄园的模样。我炼阵矩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然后,陶念、邱书仪、东方以巧三人就开始了商量。三人的意见,并没统一。在问了吕林兰之后,三人决定,各干各的。反正最终需要的,只是做做样子的房屋。四人并不见得会真的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各干各之后,陶念的动作自然是最快的。大约五分钟之后,十几栋建筑就矗立起来了。邱书仪建得较慢,半个时辰之后,建了一片像庄园一样的建筑。东方以巧动作最慢,并且,她在见到另外二人的快动作之后,自己还停了下来。最后,等二人完成了,东方以巧这才开始,在两片建筑之间,建了几座茅屋,并且还把周围的地也开垦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到东方以巧垦地,陶念和邱书仪也跟着在其它地方开垦了一些地出来。

    地里有庄稼,那些房屋,看上去才是活的,才是经常住人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吕林兰还在继续炼制阵矩。三人见了,商量了一下,就往坊市走了一趟,买了很多种子,回来撒播了,再施展法术,让种子芽,拱出地面。

    身苗出土之后,三人就停止了施法。这是因为,植物的生长,有自身的规律。施法过勤的话,极易拔苗助长。

    三人歇了下来,等待吕林兰炼制阵矩。不久,吕林兰炼完。

    陶念问:“要布什么阵,我们怎么帮忙?”

    “布阵先不忙,”吕林兰说,“另外有个大问题,要先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比布阵更重要的事么?”陶念嘀咕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正有一件,”吕林兰说,“就是手下留情的问题。王家对我们,自然不需要手下留情。我们对王家呢?这会儿你们不要回答,答了也没用。因为事到临头,我们面对的情况,是很难想象的。

    譬如我们正在冲锋的时候,突然冲出一个王家的小孩。譬如我们冲进一个房间,里面却是马上就要生产的产妇。又或者我们撤退逃跑,慌不择路,冲进了王家的燥堂,里面的人都没穿衣服。这些情况下,你们仍然能够做到不手下留情么?”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.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
    

http://www.zhouxingwei.cn/15_15393/6005625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http://www.zhouxingwei.cn
镇魂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zhouxingwei.cn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